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美国政府频“停摆”,谁为美墨疆域墙埋单?

美国政府频“停摆”,谁为美墨疆域墙埋单?

2019-03-15 来源: 北赵赵

原题目:美国政府频“停摆”,谁为美墨疆域墙埋单?

  当地时间12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最后时刻赞成签署为期两周的暂时预算案,以制止政府关门,这将现在疆域筑墙企图的僵局推延到月末。

随着“大篷车移民”源源不停地涌向疆域,特朗普近期向民主党一再施压,并呼吁共和党和民主党互助,就疆域宁静通过一揽子重大立法。

“大篷车移民”所带来的疆域危急现在有何希望?特朗普在选举时就答应的疆域墙企图为何迟迟难以推进?疆域墙未来走向怎样?本文梳理了“大篷车移民”的最新现状和疆域墙企图的前因后果。

“大篷车移民”挑动疆域宁静敏感神经

11月27日,特朗普要求国会通过的年尾开支法案中必须包罗50亿美元疆域墙制作用度,否则他将放任联邦政府最快于12月7日停摆。

12月3日再次表现,如民主党不支持兴建疆域墙的企图,将思量关闭美墨疆域。但由于前美国总统布什去世,特朗普向记者表现,他愿意思量赞成签署法案在12月7日后将联邦预算停止限期再延伸2周,制止影响相关运动。

据消息来源,国会众、参两院已在6日通过为期两周的暂时预算,而特朗普也兑现答应于最后关头签字赞成,为现在的僵局留下转圜余地。

“大篷车移民”带来的迫在眉睫的疆域宁静问题无疑是特朗普此次重提美墨疆域墙的导火索。已往几个月,数千名中美洲移民从四周八方加入“大篷车”队伍,抵达美墨疆域都会蒂华纳市(Tijuana),计划非法穿越疆域后,向美国提出呵护申请。特朗普24日薄暮重申强硬态度,表现在法庭逐一批准移民申请前,绝不允许他们入境美国。而天天60~100名的审核速率使得“大篷车移民”的“美国梦”遥遥无期。

一方面,非法移民和美墨边防警的猛烈冲突不停发生。特朗普加派队伍,授权美国军队“须要时使用可致命武力”的行动似乎并未阻挡“大篷车移民”的程序。据消息来源,部门大篷车移民最先试图用非法翻墙、游泳渡海、挖“隧道”等方式进入美国,但都随即被美国边防警逮捕。11月25日,有约500名中美洲移民试图“以暴力方式”越过美墨界限,美方动用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驱赶试图强行入境的民众,该疆域口岸也因此一度关闭。美国国防部已于4日批准延伸美墨疆域美军驻扎时间至明年1月31日以应对不停涌来的中美洲移民。

但另一方面,危急缓解的迹象正在泛起。在美国疆域严密防堵情形下,部门中美洲移民改寻“墨西哥梦”,约2250人在政府设立的事情企图下在蒂华纳挂号找事情、申请签证及社会保险福利。不外实现墨西哥梦也长路漫漫,据消息来源现在仅15位移民受雇。

12月1日,来自左翼国家再起运动党的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正式宣誓就任墨西哥总统。虽然被称为“墨版特朗普”,但洛佩斯本人却被美国媒体评价为“反特朗普的民粹分子”。据“Politico”消息来源,洛佩斯曾在他的书《听着,特朗普》中猛力抨击特朗普的疆域墙企图和他对于移民的论调,对美国的强硬态度为他赢得不少支持。

不外美国媒体似乎对于两人互助的远景并不灰心。有消息来源以为,洛佩斯的选举答应是推动解决根深蒂固的不同等问题,推进南部贫困地域生长,因此洛佩斯上任后最不希望发生的就是因与特朗普发生冲突而影响墨西哥经济。

洛佩兹宣誓就职后首先便与中美洲三个国家签署协议,四国赞成明年一季度各自提出方案拨款建立基金为缔造就业提供资金,以钻营解决造成非法移民潮的结构性问题。洛佩斯在当选后给特朗普的信中就提到,从泉源解决移民问题的措施是推动墨西哥南部地域和中美洲的生长。

美国政府频“停摆”,谁为疆域墙埋单?

这并非特朗普第一次在疆域墙问题上,以关闭联邦政府威胁国会通过预算法案。联邦预算一直是政治博弈的主要筹码,由于去年两党未能就2018财年的恒久支出法案告竣一致,只能不停依赖暂时拨款法案强行转圜,如暂时拨款法案未能通过则会泛起“政府停摆”状态。“政府停摆”意味着除基本营业外的许多联邦政府职能机构将暂歇工作。

自上任之后,特朗普就经常把“关闭政府”挂在嘴边。面临未提到疆域墙资金的2018财年预算草案,特朗普表现“即便让政府关门也要修墙”。今年1月20日,由于两党在民主党支持的“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和拨款修墙之间无法告竣生意业务,政府停摆3天。2月9日,由于《2018年继续开支修改法案》中没有建墙款子,政府停摆3小时。

直到3月,民主党终于松口,国会赞成拨款16亿美元给海关和疆域掩护局,用于维修现有的疆域隔离墙,但远未到达特朗普期望的50亿美元。而9月30日暂时拨款法案再次到期,这次特朗普虽然对新预算案中没有提到修墙款子不满,但由于其中含6750亿美元巨额国防预算,因此在停止时限前签署了法案。

疆域墙可以说是特朗普选举中标志性的答应,特朗普为修建美墨疆域隔离墙制定了一份十年企图。美联社消息来源以为,特朗普的疆域筑墙企图迟迟难以推进是面临资金、地理情形、执法和意识形态等多方面的压力。

资金无疑是其中焦点问题。美国领土宁静部内部陈诉预计整体筑墙成本可能到达210亿美元,特朗普在选举时保证让墨西哥为此埋单,但墨西哥显然对此并不买账。

美国财政部11月13日公布的陈诉显示,10月美国联邦政府赤字突破1000亿美元,同比大幅增加58.7%。2018财年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已攀升至7790亿美元。剖析以为,特朗普上任后大规模减税法案和大幅加联邦政府支出进一步扩大了奥巴马为应对金融危急留下的财政赤字,而美联储不停加息和今年美元走强也刺激国债利率上涨,进一步加重了付息压力。

美国已陷入税收、支出、债务的财政三角困局,未来围绕政府预算的博弈可能更为猛烈。美债利差被以为是经济衰退展望指标。12月3日,美国五年期和三年期国债收益率泛起2007年之后的第一次“倒挂”,显示长线投资信心削弱,引发了外界对美国经济将进入衰退期的担忧。

此外,美墨之间签署的不允许格兰德及科罗拉多河滨的修建物阻碍河流流动的双边条约,界限四周土地私有问题和疆域墙不切合美国价值观的争论都是特朗普推进疆域修墙企图的重重障碍。

“跛脚鸭”时期,美墨疆域墙拨款恐成难题

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损失众议院多数席位,特朗普成为“跛脚鸭”总统。若是特朗普未能在共和党仍控制两院多数时通过50亿美元的修墙企图,明年1月新一届国集会员就职民主党掌握更多话语权后,疆域墙企图获得进一步资金支持将难上加难。

虽然现在共和党仍是参议院多数党,但根据划定预算案需要在参议院到达60票才气通过,而显然共和党内部对于疆域墙也有分歧。好比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就对修疆域墙持嫌疑态度,除非墨西哥愿意出资。有谈论以为特朗普与希望通过障碍已久的守旧派优先立法项目的共和党议员之间的同盟已最先泛起清晰的裂痕。

民主党中期选举后控制众议院多数席位,意味着只要统一党内意见便可决议预算案历程,而现在大多数民主党众议员已明确表现阻挡。民主党自己并不阻挡增强疆域安保,但不支持特朗普大规模建设钢筋混凝土疆域墙的企图。民主党以为疆域墙无助于阻止非法移民、犯罪分子和毒品的流入,支持强化现在成本较低的围栏,并接纳高科技装备来侦测非法越境行为。参议院少数党首脑查克·舒默表现,民主党对此的态度是坚持先前批准的16亿美元边防开支。而特朗普则要求今年政府拨款50亿美元支持美墨疆域墙企图。

固然,也不能完全清除未来民主党愿意在更主要的问题上以疆域墙为筹码与特朗普做生意业务的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是今年4月特朗普提到的要动用军费来贴补疆域墙建设。但有消息来源也质疑这一操作的可能性,任何对预算用途的改变都仍要经由国会授权。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中美友好互信互助企图”微信民众号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今日新闻

版权所有  有渝ICP备193851号-1|Copyright ©2018